解忧

永远饥饿,永远热泪盈眶

【2018叶修生贺/个人中心向】时光倒流(一)

祝我叶生日快乐,此刻愿意讲出,我永远爱你!


序.

十五岁的叶修悄无声息地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溜进了叶秋的房间,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柜子,缓缓摸索着自己要找的东西。

叶秋蒙着头在床上睡得好似昏迷,前段日子他总是同老爸吵架,抗拒读书、抗拒所有的外出活动,最近的一个月却突然又变回了乖巧的样子,男孩的叛逆期像是转瞬即逝,家里人略微放下心来,叶修却知道没有这么简单。他在黑暗中轻轻皱了皱眉,就在这一瞬间,右手触到了冰凉的金属拉手。

就是这个了。

同卵双生的兄弟,他们实在太过于相似,叶修甚至不需要思考就能够猜测叶秋真正的想法:当然没有什么突然中止的叛逆,叶秋之所以能够压制住这股熊熊燃烧...

2 5

【黄少天张佳乐无差】花与剑(一)

送给 @你叉 

三月二十清明,百花谷使者抵达蓝溪阁夺榜宴。


蓝溪阁素有“天下第一杀手帮会”的威名,踪迹却始终飘忽不定,十年来无人知晓它的据点究竟在江湖上的哪一处,若有人有求于蓝溪阁,只能等待每年二月二的放榜,这榜上盖着蓝溪阁的特制印信,布置着一件揭榜者需要为蓝溪阁完成的事,并写明了当年蓝溪阁联络人所在的地点,有胆有力完成的人,便可以来揭榜,若最终能完成等价交换,便可以指派蓝溪阁的杀手——哪怕是江湖传闻中神秘的第一杀手夜雨——为自己杀一个人,此人必须是江湖中人、不可为老弱妇孺、不可与揭榜人毫无仇怨。


揭榜人可得一令牌,此令在手,便如同握有了一条可随时号令蓝溪阁夺...

10 41

一个无趣小论文,微博发过了,lofter也来发一发。

我觉得我也算半个全员爱,所以我不会总是拿可能给别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的东西或是他们的真爱粉很介意的事情来调侃,将心比心,大家会喜欢角色,归根结底是因为喜欢他们的闪光和可爱之处。

所以玩笑也该有个度吧。

我不会一直拿乐哥四亚开玩笑,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他的伤疤,这跟幸运e还不一样,在故事里他的好朋友们偶尔揭一揭是因为熟悉且没有恶意,但故事外老是拿来调侃,凭什么要求喜欢他的人认同呢,被凝固为“永远的第二名”,是一件好事吗?标签背后这个角色的努力拼搏与一己之力所承受的重担,很容易就被掩盖住了。

我不会一直拿江波涛是周泽楷的翻译机来开玩笑,因...

8 47

一个故事

只有不连贯的几段
蔺靖,ooooooooooc,被自己垃圾得无法言语

————————————————

故事发生在悦来客栈。
这实在是一个最普通的客栈,又是在最普通的一个午后,店中又只有唯一的一位掌柜并跑堂孙庆和一位上午便来了的闲散客人。
孙庆给客人添了酒,赶了苍蝇,心道这位到底是打尖还是住店,怎么只知道喝酒没有一点动静,店中近日生意不景气,今日更可以说极为惨淡,只有这一位客人,连厨子气性都大了起来……想着想着便倚在柜台前打起了瞌睡。

这一场瞌睡直到日落西山,故事也在此刻开场。
孙庆是被一声剑啸惊醒的,他是青年的汉子,与厨子二人在金陵城外开店也有五六年了,为了自保也曾练过些功夫,常年迎接来往客人...

15 10

任务

Warning: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ooc 没有车
——————————————
他低头望见一对赤足,安静乖巧的落在地面上,像一对正在休憩的白鸟,青色的静脉血管在上方蜿蜒而过。
目光向上,见到一段生得相当秀美的脚踝。
让人联想起竹枝,联想起瓷质的、天青色的酒器。
几乎带有引诱的性质。他静静的想,他的一双手,刚刚好可以扣上去一圈,或许还有一点盈余。
……然后,那一对白色的鸟儿,是让它在掌心栖息,还是折断它的翅膀?
但现在那里没有他的手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对黑色的镣铐。镣环紧紧的箍着。这是幽闭的监牢,只有上方的小窗透进一点光照过来,于是黑的更黑,白的更加惊人的白。
那不是健康...

13 47

弟弟

送给晴晴。
算是全员亲情向,特别特别特别清水,不知道打这个tag合适不合适,很惶恐。
——————————————

明楼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两个弟弟有点可爱——即使是在他们各自长成了英俊的青年以后。

在法国的时候,他与阿诚每到周末相聚一次,轮流负责弄饭,大少爷爱下馆子,做弟弟的喜欢自己做——嘴上说着需节俭,他却知道买菜的费用也是不小的一笔,阿诚在自己打工赚来的钱中出,他清楚,但他不干涉,阿诚的手艺初时不精,后来才好起来,鲜咸酸甜,尝在口中,是祖国和家乡的味道。
一个周末他照旧去阿诚那里,进门就愣住,桌上没有菜,他的弟弟坐在沙发一角,刚洗完澡,头发耷拉着,看起来又孤独又可怜。
还气哼哼的。
“...

 

© 解忧 | Powered by LOFTER